奇书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历史军事 >汉世祖 >
Notice: Undefined variable: chaptername in /home/www/wwwroot/nbcms.com/themes/xbiquge/themes/reader.php on line 55


Notice: Undefined variable: chaptername in /home/www/wwwroot/nbcms.com/themes/xbiquge/themes/reader.php on line 56
(第1 / 1页)

没有了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推荐小说: 全属性武道 死灵领主 太古诸神图 天命凰后之休了帝王夫君 玄幻:逆天修罗 绝世帝女:疯批帝尊掌心宝 把女上司拉进红颜群,我被曝光了 四合院:系统逼我做曹贼 陛下,娘娘她不想争宠只想养崽崽 我在八零嫁村霸 回到春秋当暴君 全民:转职剑圣,我来重振剑道 快穿:反派大佬日常不做人 底层逆袭之烧纸重生 高手下山:我有七个神级师傅 战争之王:蛾魔 我穿越到了明日方舟 医婿无双. 人在假面,融合帝皇制霸欧兹 洪荒小门主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“庄主,州里来人!”在袁恪与张洪满怀干劲地阴谋密议之时,心腹管事自门外禀报。

闻言,袁恪从积极的讨论中停下,明显有些意犹未尽,有些疑惑地吩咐道:“快请!”

未己,一名身材精瘦、面色黝黑的汉子走了进来,脚步匆匆,面带急色,一入内,首先听到袁恪爽朗的笑声:“马山兄弟,你们来了,州里出了何事?”

来人名叫马山,也是迁户之一,原是州城一无赖,后来也效彷盐州豪杰,上袁家庄拜访吃喝,搭上了关系。并且,在袁恪的支持下,做些了贩羊的买卖,同时也帮他探听消息,顺便帮知州解决一些麻烦,并起中间联络的作用。

袁恪笑脸相迎,马山却一点也笑不出来,不知是赶路的消耗,还是心情紧张,额头冒着汗。顾不得寒暄,马上直接道:“袁兄,祸事了!”

袁恪闻言一惊,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拧着眉头,伸手以作安抚:“勿急,慢慢说!”

“刘知州被捕了!”马山道出一件足以震动盐州的大事。

袁恪一脸愕然,愣了下方才反应过来,惊声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马山深吸一口气,倒豆子一般把消息报来:“一个时辰前,州城突然来了一堆武德营卒,很快就传出消息,刘知州被武德司的人被拘捕了!其后不久,州衙便被封锁,再无消息传出,我觉此事有异,立刻前来通报!”

“武德司!”这三个字,让袁恪有些惊魂,按捺住心头涟漪,强行稳住,对马山道:“马兄弟高义,袁某必有重谢!”

马山却摇了摇头,看着袁恪,忧虑道:“袁兄此言见外了,我岂为谢礼?只是州衙遭此剧变,我们这些人将何去何从,还需袁兄多加考虑啊!”

由不得马山不焦虑,知州刘访可是他们这些人最大的保护伞,保护伞漏了,倾盆大雨一下,他们这些游走在黑灰地带的人,岂能不被浇个噼头盖脸。

过去,朝廷每拿下一个贪官污吏,总是免不了一番清洗株连的,他并不觉得,自己这些人特殊,能躲得过。更何况,这一回,可是武德司出马了,这一年多来,武德司在西北地区,动作频频,可是猖獗得很。

袁恪又何尝不是,自家事自知,他的一切筹谋,立足于暗处,行阴谋诡计之处,虽然有冒险之时,但始终让自己处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境地。

但这突来噩耗,实在让他惊悚不已,危险在不知觉间靠近了,此时此刻,袁恪忽然觉得脖子有些发凉。

“马兄所言甚是,时下情势难测,我们不能自乱阵脚,如何应对,让我想想,让我想想......”袁恪眉头几乎拧成麻花,出言安慰道,也像是在自慰。

一旁狗头军师张洪也从惊愕中回过神来,表情忧虑,敏锐地指出:“马兄弟,你说是武德司拘捕刘知州,这些走狗爪牙,竟然敢如此大胆,堂堂知州,也能说抓就抓?”

不待马山答话,袁恪便阴沉着一张脸,解释道:“张先生此前在外,有所不知,这几个月了来,武德司在西北四处出击,假吏治之名,对西北各道的官府进行清理,关内、陇右、河西,前后已有数十名州府官吏被羁捕,上百家豪强郡望被抄家。

数月之间,官府民间,一片惨痛哀嚎,风声鹤唳。西北四道,榆林独善其身,我原以为,是朝廷顾及党项思变,形势不稳,如今看来,只是晚上片刻罢了,这一动手,就拿我们盐州开刀了......”

张洪深吸了一口气,方才消化掉此消息,不免疑惑:“只是,朝廷澄清吏治,向来以吏部、都察院为主,一切依法依制行事,这让武德司出动,直接批捕州府大吏,是不是有些耸人听闻了,如此,就不怕天下非议吗?还有,知州可是王使君的门生故吏,武德司就没有一点忌惮?”

张洪嘴里的王使君,指的是时任西北转运使的王右,此君可以说是继卢多逊之后西北官场上的又一名领袖人物,关内、榆林,都是担任过布政使的。前者政事堂增补宰相,王右也是在考虑人选之列,只不过,竞争对手有些强大,再加上刘皇帝认为王右留在西北的作用更大,方才落选。

而盐州知州刘访则是王右亲手提拔起的人,有这样硬的后台,刘访这个盐州知州自然当得很稳,但即便这样,武德司的人说拿也就拿了,这岂能不让袁恪这等羽翼之下的宵小感到紧张。

显然,对于朝廷的一些制度,作为读书人的张洪,还是有所了解的。而袁恪听其言,也不由苦笑道:“武德司行事,素来猖獗,这等逾制乱法的行为,却也少见。此番如此少见,如此肆无忌惮,才更可怖......”

“庄主的意思是!”张洪脸色微变,不由地朝东南方向拱了拱手。

袁恪叹道:“以武德司之猖狂,若无东京天子的首肯,恐怕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。”

说完,袁恪摇了摇头,道:“好了,东京离我们太远,为今之计,是如何应对盐州之变。覆巢之下无完卵,若无知州庇护,我们这些人,若是不加准备,恐怕免不了落得同西北那些豪强一样抄家流放、家财散尽的下场!”

马山在旁,听得连连点头,赶忙道:“袁兄说得极是!为今之计,还当寻求自保啊!袁兄可有良策?”

袁恪低头,沉吟良久,深吸一口气,看向马山,道:“如今州城的情况还不明朗,我们不能自乱阵脚,还需等待进一步的消息,顺势而为。因此,探听清楚州城以及知州的情况,才是眼下最为紧要之事,马兄,不知你可愿再回州城?”

袁恪的意思,马山当然明白,只是,他遁出州城,本就有避难的意思。不过,袁恪的面子,也不能不给,再加上走得匆忙,州城内也没有料理干净,至少一大批家当还在。

犹豫片刻,马山咬咬牙,拱手道:“我多受袁兄恩惠,既有所托,不敢不从。我这就回州城,为袁兄探听消息!”

“务必小心!”袁恪露出点勉强的笑容。

“告辞!”马山拱手,转身便去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待其离开,袁恪脸色再度阴沉下来,回身落座,顺手拿起茶杯,只是两手,下意识地有些颤抖。

张洪见状,迟疑道:“庄主,这个马山,恐怕不足信任!”

袁恪点了点头,却不说话,沉默许久,方才抬眼看向张洪:“张先生以为,为今之计,该如何破局?”

张洪心中实则也有些慌张,他们这些人,躲在暗处,尚可兴风作浪,可以肆无忌惮,指点江山,一旦无所遁形,便有些无所适从了。

踱了几步,努力地稳定心神,张洪道:“知州落难,必有牵连,以武德司爪牙的嗅觉,迟早查到庄主。事情一旦如此发展,那我们的处境必定危险,袁家庄这边,授人以柄的东西太多了。庄主,而今情势已是万分危急,还请速作决断!”

“张先生的意思是?”袁恪抬眼,目光中带着询问。

张洪咬咬牙:“不若立刻起事!”

此言落,袁恪有些惊了,此前,在这等事情上,张洪从来是保守的,满口的疑虑,满腹担忧,颇令人扫兴。

但是此时此刻,却果决得让袁恪有些意外,仔细地观察了张洪一下,发觉他是认真的。然而,袁恪自己,反而犹豫了。

起身,在书房内徘回,一副犹豫状,张洪看着他,默不作声,等待着他的决定。最终,袁恪也没有认可,道:“不行,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,贸然发动,只怕功败垂成,身死族灭!”

闻言,张洪不免失望,叹道:“然眼下危局,如何避过?”

袁恪犹豫了下:“我先带着兄弟们,外出躲躲,此次风波能顺利度过,自然最好,若是不能,再作区处......”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没有了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